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科普教育>诊室故事

    诊室故事

    【北京青年报】感谢您赐予我 第二张脸(2013年7月17日第C5版)


       

        感谢您赐予我 第二张脸

        地点:北京口腔医院

        疾病:面部外伤

        “刘大夫,有病人找。”

        我停下手中的操作抬头望向来者,说实话,只能称得上眼熟。一个少妇,穿着得体的西装,颈部的小丝巾打了一个漂亮的结。面对她的笑脸,我有点茫然,心里想着估计是哪个病人家属来找我预约看牙的吧!

        “您是……”她笑着说:“刘大夫,几年过去了,看了这么多病人,您忙得都把我忘了吧,我可没忘了您,如果没有您,我这辈子大概也就毁了。”说着她解下了丝巾。看见了她脖子上的伤疤,回忆瞬间把我拉到四年前的一个夜晚。

        “黑摩的”撞车,轿车侧面玻璃全拍她脸上

        那是我工作的第三年,轮转到最后一个科室——急诊。

        一个很普通的通宵大夜班。从下午4点接班到凌晨,接连不断牙疼的、外伤的,直到夜里11点多才得到喘息的机会,喝口水吃晚饭。正吃着,护士叫我说外面又来了一个外伤。放下碗筷到了诊室,看到一个满脸是血的长发女孩站在我面前,脸颊和脖子上头发和血污混合在一起,让人看不清伤势到底有多严重。

        女孩很镇定,默默地看着我。先确认了头部没有受到撞击,我便让她赶紧躺下开始给她清理伤口。我一边清理一边问她怎么弄的,她告诉我,夜里打了个“黑摩的”,结果“黑摩的”跟一个轿车撞上了,轿车侧面的玻璃全拍她脸上了,“黑摩的”司机一看不好,把她丢下就跑了,轿车司机去追,就把她一个人扔下了。我听着听着,再看到她逐渐显露出来的伤口,心里真替她着急。

        双氧水一点点擦过她的面部和颈部,脸上和脖子上多达四十几处大大小小的创口把我这个刚工作了三年的小大夫也吓到了。脸上的口子都是“L”型的,数目极多,但相对比较浅,脖子上横竖着三四条都超过五厘米的大口子,每个都向外翻着。我和助疗的护士对视了一眼,心里同时叹息,这姑娘毁容了!

        即将做新娘的她把“毁容脸”交给我

        我轻声地问那女孩,你知道自己的脸伤得有多严重吗?她仅仅是觉得疼得发木,我实在不忍心,但又不得不告诉她:“你的脸上有三四十处伤口,每个都是会留下疤的,脖子上更严重。姑娘,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你这就是被毁容了。”

        听到这儿,那姑娘静静地躺着,然后眼泪就流下来了。她抓住我的手说:“大夫,求求你,你救救我,我还有五个月就要结婚了,我还要穿婚纱,我还要做最美的新娘啊,我的脸不能毁了啊!求求你,无论如何我不能这个时候满脸都是疤啊!”

        是啊,一个女孩一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穿着洁白的婚纱做一回最美的新娘,可是我又很忐忑,我真的有这个能力帮她吗?全都是“L”型的伤口,对缝合进针的位置、缝合的力度都要求很高。在这以前,我更多的是处理牙疼的问题和简单的伤口缝合,从来没缝过这样多而复杂的伤口。我能帮她完成心愿吗?我真的没把握啊!

        于是我照实告诉了她:“你这样的病例我还是头一次遇到,我只能尽力去帮你,但也有可能需要去整形医院做二期修复,如果你相信我,我一定尽我最大的努力帮你恢复原来的面貌。”她默默地思考了一会儿,目光坚定地看着我:“大夫,我相信你,我的脸就交给你了。”我也深吸一口气,抬头看了一眼时钟,子夜12点,开始缝合!脖子上的伤杂乱而深,不时往外渗血,但缝合的过程出奇地顺利,但是到了脸上,尤其额头和颧骨处的伤口,虽然不是特别深,但每一个都在咧着嘴像恶魔一样冲我叫嚣。我回忆着老师讲的缝合方法,还有自己在进入急诊之前查阅的国外的各种缝合技巧,每次下针都很小心,每一次打结都小心地查看创口附近皮肤的抻拉和褶皱的程度,还不时地安慰着这个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的女孩。

        我曾经担心自己会辜负了姑娘

        等所有伤口都缝合好,我又仔细检查了一遍,嘱咐她别让伤口碰水,隔天过来看看伤口的情况。再一抬头,已经接近4点了,外面的天已经开始亮起来了。看着她走出诊室,我心里并不平静,反而更忐忑了,我怕我会辜负这姑娘的一片信任啊。于是天大亮以后,我又咨询了在整形医院工作的同行,趁着夜班后的休息时间,去给她买了促进伤口愈合、减小瘢痕产生的外用药。第二天她复诊的时候,我看到缝合处都没有发炎红肿的现象,心里踏实了很多,把药送给她,教她如何使用。我能看到她眼中的感激,但其实这不是我所盼望的,我只想着她的伤口不要留下太明显的瘢痕。

        七天后拆线,一个月后复查,那是我记忆里最后一次看到她,每一个伤口还都是明显的。她说:“刘大夫,谢谢您做的一切,但是我得回老家了。您给我的药我会坚持用的。”带着我的遗憾,她就回家了。之后我还曾想过,她的脸有没有复原,她的婚礼有没有如期举行。但逐渐地,担心被越来越忙碌的工作淡忘了。然而,今天,当这个女孩重新站在了我面前,她微笑着,白皙的脸庞,薄施淡粉,如果不是脖子上还隐约可以见到淡淡的几道白色的疤痕,我甚至已经认不出是那个当初满脸血污拉着我的手哭着求我的那个女孩了。她特意带了当年如期举行的婚礼上的照片给我看,我看到的只是一个幸福美丽的新娘,完全没有当初毁容的阴影。这一次来北京出差,她是特意到医院感谢我当时为她做的一切的。

        看着她的笑容,我心里替她高兴,同时也很欣慰。作为医生,最大的满足就是看到我的病人康复。当年我还是个刚独立看病人的初出茅庐的小大夫,她坚定地信任了我,而我也尽我一切所能,不负她的信任。而今,我工作的时间越来越长,深深体会到,信任是一个医生跟病人之间最重要的纽带。仓央嘉措有句诗是这么写的:世间哪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我想作为一个医生套用这句诗则是,信任可得双全法,不负使命不负卿。

        文/刘丹(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口腔医院)

        网址链接:http://bjyouth.ynet.com/3.1/1307/17/8143761.html